目前日期文章:2017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我爸自殺後,其實我從來沒讓什麼人看到我為我爸的死而哭。

 

 

我內心其實很想讓人知道我到底哭得有多慘,可我顯露出來的樣子卻可能讓人以為我很堅強。

 

 

最常待在我身邊的人,是我的母親。但即便是她,也只看到我為我爸的死哭過一次而已。在我爸的屍體被警察發現的當天,我到案發現場處理完事情回到家後,就已先在自己的房間哭得死去活來,但出了房門,我就再沒流過半滴淚。一直到下午,我跟我媽來到殯儀館一起看著驗屍官檢驗我爸的屍體時,我才又忍不住在我媽身旁哭了出來。我當時費盡全力想控制激動的情緒,好使自己不流淚,出力出到全身不停地在顫抖!但看著爸爸平躺的屍體,看著法官若無其事地剪開穿在爸爸身上的衣服,看著看著,便守不住積蓄在眼裡的淚水了。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有必須面對這種事的一天,萬萬沒有想到這種事居然會發生在我身上。生命的無常,在此時展現得淋漓盡致。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飄到他們倆身邊一看,我那好友滿面愁容,我老婆的表情則是充滿怒氣。

 

我好友對我老婆說:「不行…這樣對不起你先生。」說完他將頭低下,眼神哀傷。

 

「不然我們該怎麼辦?」我老婆朝他吼著,原有的柔美氣息,頓時褪去了一大半。她氣憤地跺了一腳,然後轉身背對著我好友極快地走了三四步。她身上披著一件長罩衫,將身體整個包裹住,罩衫隨著她快速的步伐飄舞了起來。

 

我好友抱住頭,慢慢地跪倒在地上,用極細微的聲音說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看起來很無助,很無奈,很無力。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個有點上年紀的中年男子,頭髮有些許蒼白,中等身材,穿著一套灰色的西裝。

 

我做事有條理,有分寸,但我不至於是個不苟言笑的人,我待人其實很親切,很隨和。或許正因如此,我成了一個成功的生意人,賺了不少錢。

 

我參加過許多大型聚會,見過不少貴族身分的女士,每個都打扮得光鮮亮麗、貴氣十足。可當我老婆一出場,她們一個個看上去都要成民女了。

 

我現在的生活很幸福,已賺足錢養老,不須再忙碌工作,有個美麗的老婆,也結交了不少朋友。最特別的朋友,當屬今天跟我們夫妻倆一同出遊的那男的,他有著外國人少有的黑髮,一張俊俏的臉蛋,談吐有致、紳士文雅,卻又帶點浪子氣息。這樣的特質,使他在情場上很吃得開,但他總說一直沒能遇見個使他動情的女人,這讓他覺得很孤單,生活過得索然無味。

 

於是我便時常找他喝酒聊天,陪陪這條件好得很,卻老是寂寞的可憐人。他說話很有趣,常樂得我不顧形象地瘋狂大笑。我跟他幾乎是無話不談的好友。我跟老婆出去吃飯、遊玩時,老習慣叫上他,因為我老婆也很愛跟他聊天。她常跟我說我這朋友實在風趣,叫我要待這朋友好一點!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