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不厭的書》

 

這陣子想稍微停筆一下。

 

開始寫作後,幾乎隨時都有靈感,隨時都有話要說,於是寫作的時間遠勝過閱讀的時間。但要增進寫作技巧,不看書是不行的。最近刻意止住寫作的慾望,把許多話留在心裡,乖乖拿起書來好好讀。讀的方式是五本書輪著看。鐵定有人好奇哪有這麼看書的。其實在還沒寫作前,我看書的方式也是一本看完才接下一本。可當看書幾乎是為了增進寫作能力後,看書時的注意力便放在寫作手法、敘述口吻、作者心境等方面。當關注的不全是書中的故事內容時,也就不容易對特定一本書著迷,多本書輪著看的方式也就自然形成了。

 

不過,總有個類型的書還是會讓我著迷:「佛經」。同一本書我不曾重複再看,但同一本佛經讀它千遍萬遍仍覺得不夠。這陣子到處讀了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後,發現還是只有佛經的內容會讓我眉頭深鎖,並想一直讀下去。鎖眉的原因是因為思緒與專注力的高度集中。佛經裡呈現的不是一個故事,而是一個世界。一個存在內心、浩瀚無邊的世界。佛經之所以看不厭,是因為根本就看不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學用吃驚的表情迎接著我的到來,說:「這麼惡劣的天氣,有車能開的人都未必敢出門了,你竟然騎著機車就跑來。當心死得早啊!」

 

我心想:「若繼續待在家,我會死得更早......

 

跟同學一起進屋後,我覺得身體有些輕飄飄的,人放鬆了不少,大概是安眠藥發揮作用了。同學家的木床硬梆梆的,但從小就習慣睡軟床的我,卻不覺得有半點不適。昏昏欲睡之際,同學遞了他的手機給我,熱心地說:「我女友是讀社工的。她打電話來說可以幫你舒緩情緒,讓你能夠入睡,你接一下她的電話吧。」此時我已經有點睏了,但因為不好意思拒絕他人的好意,還是勉強接起電話。

 

他女友溫柔地說:「你就想想,現在,你身在大海,你是魚兒,無憂無慮地游來游去。現在,你身在天空,你是小鳥,自由自在地飛來飛去。」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etray1.jpeg

喝完啤酒,結束所謂「看夜景」的行程後,永璇與銳炎便決定回家。

「菸抽完了,回家時又得跑去買一包。」永璇厭煩地把手上的空菸盒捏扁。

「那再去剛剛那間7-11買吧,我們一起去!」銳炎興奮地說。

永璇瞪著銳炎問:「你又不抽菸,去幹嘛?」

「我要再去看一下那位店員。」銳炎笑著說。

當他們兩人一起到達7-11時,永璇發現那位叫林慧婷的女店員並沒有在櫃檯。他先是鬆了一口氣,慶幸能夠避免掉尷尬,但想起那位女店員的容貌時,對於那位女店員不在櫃台這事,他又覺得可惜了!矛盾的情緒像杯熱水在永璇心裡沸騰著,一直到他買完菸出店門口,那杯熱水仍舊燙得冒白煙。

「唉!我們太晚來,她應該是下班了。」銳炎一邊說,一邊跟著永璇走回停車的地方。

當永璇走到自己的機車旁時,他發現停在他隔壁台的機車的車主是個女的。那位女車主正彎著腰在整理置物箱。她紮著馬尾,皮膚白皙。身材有點嬌小,不算矮,但瘦了點。這樣的膚色與身材永璇可以接受,關鍵就等著她那張臉了。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到了一天的夜晚,煩人的太陽終於跟和藹的月亮換班了。謝永璇一人獨自騎著機車,照著固定的路線,經過無數的墓地,來到片遼闊無際、雜草叢生的荒地。

停下機車後,他立起中柱,面向車尾,單腳舉起,往座椅一跨,輕巧地坐到座椅上,接著他身子向後往車頭一靠,把機車當成搖籃似的坐著,坐姿看起來很悠哉。隨後,他看了地面至座椅的高度,心想若自己的身高能再高個幾公分,應該就不需得用這麼滑稽的動作才能坐到機車上了。

晚風拂面吹來,撥弄著永璇至肩的長髮。他伸手將飄散在眼前的頭髮理了一下,戴上耳機,用手機選好要聽的曲目後,再拿出剛剛在7-11買好的東西:一包菸和一打啤酒,開始了他期待已久的美好夜晚。

他點了一支菸,深深地吸了一口,抬頭望著月亮,將嘴裡那口菸緩緩吐出。在月光的照射下,吐出的菸能看得更清,永璇喜歡看著菸飄散的樣子,這讓他覺得自己置身在夢中。

這片荒地沒什麼光害,滿天都是閃爍的星星,月色也特別皎潔,但永璇來這地方並不特別是為這兒的夜景,他求的是靜。沒人擾的靜,沒喜悅的靜,沒生命的靜。這樣的靜,使他孤獨得很放心。

高速公路就位在這片荒地上,永璇的目光追著一道道呼嘯而過的車頭燈,左手拿菸,一根接一根地抽,右手拿酒,一瓶接一瓶地喝。他希望在現階段的生命旅途上,他可以像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車一樣,飛快的前進,至於最終會通往何方,他不知道。但這不要緊,他相信只要快點度過現在的日子,就能迎向一個嶄新的未來。而在那嶄新的未來還未來臨前,他的苦,菸裡除;他的樂,酒裡圖。

耳機裡輪替撥放的曲目到了某一首歌的副歌,歌詞是:「Is it you? is it you? Maybe you are the one I’ve been waiting for……」聽到這首曲子後,永璇從機車上跳了下來,往荒地裡走去,腳步一踩,這才發現自己已經醉得走不直了。

「終於盼到這感覺了!」永璇心裡想著,整晚憂愁的面容終於露出微笑。他掛著這抹微笑,搖搖晃晃地走著,繼續朝荒地裡邊前進,整個樣子配上他那頭長髮,看起來瘋瘋癲癲的。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