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一連串又做了好多個夢,但我只記得三個,都是美夢。

 

第一個美夢:

爸爸又來看我了。這回的夢境與上回一樣,爸爸都是來幫我追星的,當我要跟明星合影時,爸爸就會笑嘻嘻的出現。只是上回出現在夢裡的明星是娜扎,非常合理!我這陣子剛迷戀上她,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很正常。而這次的夢境裡,猜是誰來著?英國國際巨星、鐵肺歌姬Adel!!!看到鬼……她唱歌是好聽,但絕對不是會讓我朝思暮想的女人。我不知道爸爸在這次的夢境裡給我帶來她是想表達什麼。我在夢境裡看到Adel後,腦中回想起的歌詞是「Never 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應該是要讓老爸走得安心的意思吧?……不然我不覺得我能夠再找到可將老爸替代的人了。最後在夢中,因為排隊等合影的粉絲太多,還沒輪到我時我就醒了......這場夢能醒我覺得是沒差......

 

 

 

第二個美夢:

第二個夢可就厲害了!我遇到個纖瘦、個兒頗高、膚色微黑的女子。她的直髮略偏咖啡色,尖細的髮尾幾乎快觸及她的細腰。她穿著窄管牛仔褲,腿型看上去修長得很俐落!站在斑馬線上等著過馬路的她,不苟言笑的表情看起來挺個性的。我也準備要過馬路,但我不那麼守規矩,沒站到斑馬線上就準備穿越到對街。這時她叫住我,我自然地看向她,似乎早就跟她熟識,可我完全不記得是怎麼認識她的。她說:「慢點,別瞎衝,過來乖乖走斑馬線。這裡的車兇到連我都得讓!」她說話的語氣有姊姊的感覺,不過當然不是指親姊姊,而是我戀愛理想中的成熟型大姊姊。她那骨感的身材讓我印象很深,總覺得若抱在懷裡應該會既冰涼又溫暖,可惜我沒能在夢裡抱到她。

 

 

 

第三個美夢:

第三個夢的畫面感最真實,情感最強烈,可卻也因此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使我沒能記住夢中那女人的臉,實在令我懊惱!

夢最開始的場景很壯觀,是兩個古老的大國正在交戰。違反邏輯的現象是出現在戰場上的並不是手握刀劍的士兵,而是一頭又一頭有著滿嘴尖牙的暴龍。其中一國派出的暴龍看似較兇殘,各各都伸出利爪,撐大著嘴,露出獠牙往前衝。牠們以跳躍的方式登上石階,往另一國的城門殺過去。遭攻擊的國家有著古色古香的中國風建築,所以派出的暴龍看似也較溫馴,每隻嘴巴都只是微張而已,感覺可愛許多。牠們以緩慢的步伐走下石階迎敵,反應雖有點遲緩,但給人的樣子卻是聰明的。

 

當我持劍趕到城門時,對戰已結束。我只看到噴灑在石階上的鮮血,卻沒看到半隻暴龍的屍體。我往城門內走去,來到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裡邊有個馬廄。我呼喚一匹紅色的馬兒過來,結果來的那匹馬卻是黃色的。我把牠趕回去,繼續呼喚紅色的馬兒,這次來的馬兒是紅的了,雖然馬鬃是黑色的,但我不在意。我騎著那匹馬,往回家的路上奔馳,途中跟來了一位也騎著馬的朋友,不過我完全記不清他是誰了,看來應該不是什麼太重要的朋友。我跟朋友邊騎著馬邊聊天,繼續往家的方向前進,路上經過一間空屋時,我與他一同下馬,想進屋休息一會兒。

 

開門進屋後,我的那匹紅馬也跟著走進來。我跟朋友都看向匹紅馬,心裡納悶牠為何要進屋。這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那匹紅馬進屋後,突然幻化成一名女子,長啥樣我說過已經記不清了,但絕對是美的。她與第二個夢境裡那位不苟言笑的女子相比,少了分冷酷,多了分刁蠻。

 

這名女子對著我不斷鬧脾氣,說我竟然完全不記得她,根本一點都不愛她。我對她真沒印象,但我仍不停地安撫著她,可她就是不聽勸,不斷嚷嚷著要離開我,說再也不想見到我。這可不行啊!她若離開我,我去哪找馬騎?況且她這麼漂亮,不把她留在身邊實在可惜!於是,我隨便找了個藉口把朋友支開,叫他先到屋外等著。朋友一離開屋子,我便立刻轉身走向那位女子,伸手捧住她的臉。她嚇到了,不斷拍打我的胸,要推開我。我不顧她的反抗,直接往她的嘴吻了下去。吻了一兩下,她使勁出力的手臂逐漸放軟,力道變得既惶恐又期待。我順勢將她擁入懷中,繼續親吻著她。這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享受過最理想的擁吻,我在她香甜的唇裡,嘗到她的任性與嬌羞,還有對愛情那隱隱約約的空白。那空白,恰似被剝散的棉花,想用力抓是抓不著的,因為手勁而成的風力會把它吹遠。如果想擁有它,必須先用雙掌極慢極慢地將它圍繞,待它輕輕飄落掌心後,再緩緩捧起。整個過程若因急躁而使上半點力,它便又會飛向他方。

 

我喜歡她最後給予我的回吻。她的方式多半只是保守被動的配合,而非開放主動的迎合。這樣的親吻很對我的味兒。我不喜歡女人在親密的互動當中表現得很狂放。內心的情感可以有不顧一切的炙熱,但外在的模樣還是該有些矜持與理性的冰冷。

 

做完這放膽強吻的舉動後,我感覺自己像個霸道總裁。清醒時的我孬得很,根本不敢做出這樣的事,所以我喜歡夢裡這種違反常態的現實。我抱著她,撫摸著她的背,對她說:「現在你還覺得我不愛你嗎?」她什麼也沒說,笑著貼緊在我懷裡。最後,我牽著女子的手走到屋外,想告訴那位朋友可以離開此地了,可卻不見他的蹤影。

 

我和女子四處找尋那位朋友的下落,找著找著,發現到一面刻著一個巨大頭像的山壁。頭像的樣子極其詭異,乍看之下像蛇的頭,仔細一看又像是烏龜的頭。上頭佈滿一堆沙塵,應該已有一段歷史。蛇跟烏龜都是神獸,巨大又古老,能活千年。這顆頭像的眼神很溫和,沒有半點銳利的光芒,所以我猜想應當是烏龜來著。此時,一陣天搖地動,轟聲巨響,山壁突然崩裂開來,散落的沙塵染黃了整片大地。

 

是頭像動起來了!

 

一雙巨大的手臂緩緩從碎裂的山壁裡伸出,並壓向地面,將整個身體從山壁裡拖出,一對腳掌隨後跟著落地。這個龐然大物整個從山壁裡分離開來之後,看向了我。啊!原來牠不是蛇,也不是烏龜,是隻猩猩。因為身瘦了點,臉小了點,毛少了點,所以頭才看起來像蛇和烏龜。

 

這隻猩猩開口說話了!說的還是人話!

 

牠對我說牠已活了千年,知曉天地一切,我有什麼問題想知道可以儘管問牠。從古至今,以至無限未來,牠都知曉,我儘管問。

 

當下,我覺得這隻猩猩話還挺多的,可能是黏在山壁裡太久,都沒跟人說到話的關係吧!不過牠看起來似乎真的挺有智慧的,就問問看吧!

 

或許是我剛沉浸在愛情氛圍的關係,我問了牠一個很世俗的問題。

 

「我這輩子可有老婆?」

 

「有。」

 

「叫什麼?」

 

「叫『ㄌ一ㄠˊㄌ一ㄠˊ』。」

 

我心裡想:「叫『ㄌ一ㄠˊㄌ一ㄠˊ』?哪個『ㄌ一ㄠˊ』?瞭解的瞭嗎?」於是我問牠:「哪個『ㄌ一ㄠˊ』啊?」牠說:「手伸過來,我寫給你看。」牠伸出巨大的食指,在我右手的掌心先寫下一個「日」字,下面在接著寫一個「寮」字。

 

怪了!這字是瞭解的瞭嗎?不過我也忘記瞭解的瞭是「日」字邊還是「目」字邊了,看來應該是「日」字邊沒錯,然後或許古字是把日字寫在上頭吧。下面接著一個寶蓋的「寮」……這筆劃好像有點複雜,不過應該是瞭解的瞭沒錯吧!

 

這時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那猩猩說的老婆可是指我現在身邊這女的?」於是我轉頭看向那位女子,想問她叫什麼名字。正準備開口的那一剎那,我聽到了一段音樂。

 

「Dancing dancing ya yi ya yi ya ah~ ya ya yi ya ah~」

 

該死的手機在這時候響了!

 

醒來後我查了一下字典……根本沒那隻猩猩寫的那個字,什麼知曉天地一切,我想牠不過只是想跟我「聊聊」而已。

 

我至今還是很懊惱沒能記住夢中那女子的容顏。

 

創作者介紹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