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ray1.jpeg

喝完啤酒,結束所謂「看夜景」的行程後,永璇與銳炎便決定回家。

「菸抽完了,回家時又得跑去買一包。」永璇厭煩地把手上的空菸盒捏扁。

「那再去剛剛那間7-11買吧,我們一起去!」銳炎興奮地說。

永璇瞪著銳炎問:「你又不抽菸,去幹嘛?」

「我要再去看一下那位店員。」銳炎笑著說。

當他們兩人一起到達7-11時,永璇發現那位叫林慧婷的女店員並沒有在櫃檯。他先是鬆了一口氣,慶幸能夠避免掉尷尬,但想起那位女店員的容貌時,對於那位女店員不在櫃台這事,他又覺得可惜了!矛盾的情緒像杯熱水在永璇心裡沸騰著,一直到他買完菸出店門口,那杯熱水仍舊燙得冒白煙。

「唉!我們太晚來,她應該是下班了。」銳炎一邊說,一邊跟著永璇走回停車的地方。

當永璇走到自己的機車旁時,他發現停在他隔壁台的機車的車主是個女的。那位女車主正彎著腰在整理置物箱。她紮著馬尾,皮膚白皙。身材有點嬌小,不算矮,但瘦了點。這樣的膚色與身材永璇可以接受,關鍵就等著她那張臉了。

「還是別太期待,保留美好的想像空間比較好。」永璇心想著。當他目光從那位女車主身上移開時,那位女車主正好起身。永璇忍不住用餘光掃了一下那位女車主的臉,頓時,他原本心裡那杯燙得冒白煙的熱水瞬間冷卻,凝結成一個大冰塊,使他的心整個涼了一大半。

是那位叫林慧婷的女店員!

慧婷見了永璇,大大的雙眼又張大了一下,不過她很快就恢復鎮定,對著永璇笑了一下。

永璇尷尬地回了個微笑,之後便裝作一派輕鬆的樣子,坐上自己的機車,並轉頭往銳炎的機車的方向看,打算用眼神暗示銳炎那位女店員就在這邊,但卻沒看到銳炎的身影。

「人跑哪去了?」永璇心裡納悶著,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他身後突然響起。

「這麼巧阿!」銳炎大聲地說。

慧婷聽到之後露出微笑,永璇則被銳炎這舉動嚇了一大跳,傻呼呼地看著銳炎。

銳炎手指著永璇,對慧婷說:「你還記得他嗎?」

「記得阿。」慧婷笑著說。

面對此刻這情況,永璇緊張到感覺自己的手汗是用噴的。他開始拚命思考該如何反應比較恰當。

他心想,不管怎樣,至少得先說句話才行,不然氣氛會很尷尬。

「客人這麼多,你怎麼還記得我?」永璇一臉正經地問著慧婷。

「因為你的樣子本來就很好記阿。」慧婷說。

「是喔……」永璇低下頭乾笑著。

慧婷用她那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永璇,對永璇說:「今天真不好意思,把你看成女的……」

銳炎笑著問永璇:「原來今天把你叫成小姐的是她?」

沒等永璇回答,銳炎就對慧婷說:「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對吧?」

「對阿,你怎麼知道?」

「他常來這買東西,老員工會記得他,知道他不是女的。」銳炎笑著對慧婷說:「不過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他這樣子誰看到都會誤以為是女的。」

慧婷滿臉歉意地說:「不行啦,還是要跟他說聲對不起。」

永璇笑著說:「沒關係,我習慣了。」

銳炎對慧婷說:「你真的覺得抱歉的話,就留個賴給他吧!」

慧婷不解地問:「為什麼要留賴給他?」

永璇瞪著銳炎說:「別鬧啦!」

銳炎沒理會永璇,笑著大聲對慧婷說:「因為妳是他的菜阿!」

「你瞎說什麼!」永璇大力拍了銳炎的手臂一下。

慧婷害羞地低下頭,笑了笑,拿出手機開始滑著。

永璇看到慧婷這舉動,心想慧婷不會真的就這麼輕易地要留賴給他吧。他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著慧婷。

可慧婷只是靜靜地不斷滑著手機,眼睛直盯著螢幕,就這樣過了大約五秒。

這五秒,對永璇來說彷彿有五個世紀之久。

「沒事,你不用理他。」怕慧婷難為情,永璇趕緊對慧婷這麼說,邊說邊戴起安全帽,想快點騎車離開,結束這尷尬的場面。

慧婷沒有答話,繼續低著頭滑著手機。

銳炎看永璇準備要離開的樣子,連忙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背。永璇回頭一望,銳炎立刻皺起眉頭,用唇語對永璇說:「等一下啦!」

此時,慧婷緩緩抬起頭來,笑笑地對銳炎說:「加臉書就好行不行?」

「可以阿。」銳炎又戳了永璇一下,一臉著急地對永璇說:「手機還不快拿出來!」

永璇拿出手機,顫抖著手,小聲地問慧婷:「要怎麼加?」

「打『傻妹』。」慧婷簡潔地回道。

永璇背過身去,不想讓慧婷發現他打字的手正不停地在發抖。

永璇與慧婷互相加完對方的臉書後,慧婷說她爸媽在家等著她,得快點回家,便騎車先走了。

慧婷一走,永璇力馬點了根菸,深深地吸一口後,看了銳炎一眼,無力地說:「你真行。」

「還好你有當面跟她要臉書。」銳炎一臉驕傲地樣子。「不然只知道她的姓名,一輩子也搜不到她的臉書。」

「當面跟她要臉書的人應該是你吧!」永璇嘲諷地說:「從頭到尾幾乎都是你在跟她說話。」

「放心!她喜歡的是你。」

「你哪知道啊?」

「我看得出來。」銳炎充滿自信地說。

「少廢話了,回家吧!」

永璇與銳炎各自騎上機車。臨走前,永璇拍了銳炎的肩膀說:「今天謝啦!」

銳炎笑了笑,揮手道別,騎著機車飛快地消失身影。

 

 

因為擔心會吵醒奶奶,永璇每晚騎車回家時,在快到家之前,就會先將機車熄火,然後再慢慢拉開鐵門,慢慢將機車遷進車庫,最後才躡手躡腳地走進家裡。

但是今晚永璇騎車時,滿腦子都在回想著跟慧婷要到臉書的情景,於是便一路直騎到家,完完全全忘記要提前先將機車熄火。

「希望沒吵到奶奶!」永璇在心中祈禱著。進到家時,他發現奶奶已拿著拐杖,一步一跛地往客廳走來。

永璇趕緊跑到奶奶身邊,將奶奶攙扶到椅子上,自責地說:「對不起,奶奶,不小心把您給吵醒了。」

「沒事,孩子。」奶奶坐到椅子上後,心疼地對永璇說:「你今晚又跑去喝酒啦?」

「小酌一下而已。」永璇將視線別開,不敢看著奶奶的眼睛。

奶奶輕聲地說:「要喝酒沒關係,但你能不能別跑去奇怪的地方喝?」

「我沒跑去奇怪的地方喝阿。」永璇疑惑地看著奶奶。

「可我聽一位鄰居說,他晚上經常看你一個人往墓園跑去。」

「那地方清靜。」永璇無辜地說。

「但那種地方畢竟磁場不好。」奶奶皺著眉頭問:「且你晚上一個人跑去那種地方待著,都不會害怕嗎?」

永璇冷冷地看著地板說:「我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

奶奶無奈地擺動著手裡的拐杖,她那因為年老而下垂的眼皮,似乎覆蓋著一些淚光。

「奶奶,我扶你去休息吧!」永璇伸手拍拍奶奶的背。

「好吧……」奶奶吃力地站起身來,拄著拐杖的手不時地在搖晃,在永璇的攙扶下,踏著沉重的步伐,慢慢地走回房間。

把奶奶安置好後,永璇著急地跑回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開啟賴的程式,孰練地將滑鼠快速移到一個叫「一滴淚」的名字,大力地點了兩下,雙手迅速地在鍵盤上飛舞著。

永璇:哈囉,跟你說,我今天要到一個正妹的臉書。

打完字後,永璇將背靠到椅子上,雙眼緊盯著電腦螢幕,身體像個石像似的動也不動,等待對方的回覆。

永璇傳送過去的訊息很快地顯示已讀,不過對方卻遲遲沒有回應。

三分鐘過去了,永璇開始急躁地用手指敲打著電腦桌。

又過了三分鐘,永璇仍等不到對方的回應。他心想對方或許在忙吧,於是失望地準備關起電腦,打算先去休息了。

就在這時,對方傳訊息過來了。

一滴淚:恭喜你阿。

永璇看到之後,馬上回復:都已讀了,怎麼過這麼久才回?是在忙嗎?

一滴淚:要你管喔!等得不耐煩的話,可以先用臉書跟那正妹聊天阿。

永璇愣了一下,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你那麼兇幹嘛?

一滴淚:沒兇。我是真心誠意地建議你可以快點去跟那正妹聊。你認為她正,別人肯定也這麼認為。不先下手為強的話,當心被別人給搶了!

永璇若無其事地回:我隨緣。

一滴淚:先盡力,再隨緣。你已經孤獨地活了大半年,別再老把自己一個人悶著了。

永璇:我有你陪,不孤獨。

一滴淚:噁心!滾一邊去!

永璇喜歡這樣逗著一滴淚,因為一滴淚的回話總讓他笑得很開心。

一滴淚是永璇半年前在臉書上認識的網友。永璇愛看時裝,在臉書上加了一些有關時裝的社團。若看到社團放的時裝照是自己喜歡的,他會去留言說說自己的想法,或讚美一下那件時裝。一滴淚對時裝的品味與永璇類似,所以在社團裡,常看得見一滴淚對永璇的留言按讚。永璇雖有注意到這現象,不過並不怎麼在意。最後是一滴淚主動加永璇的臉書,兩人才開始在網路上交流起來。

永璇開始跑去荒地抽菸喝酒時,便幾乎每晚都會跟一滴淚聊天。然而,永璇至今仍覺得一滴淚是個虛無縹緲的存在。打從一開始,一滴淚在臉書與賴上的大頭照就一直都擺著同一張圖片:一朵朵被白雪覆蓋著的梅花。除了這可有可無的資訊外,永璇只能在聊天當中去得知一滴淚的事。過了約莫半年的網路交流,永璇對一滴淚的背景仍了解不多,只知道她是個獨生女,台南人,現年29歲,在台中一家貿易公司擔任秘書一職。相反地,一滴淚對永璇的事幾乎是瞭如指掌,她知道永璇是獨生子,台南人,現年27歲,父母雙亡,目前與奶奶同住。有英語碩士的學歷,卻在夜市幫攤販搬貨賺勞力錢。平時的興趣是打籃球、看書、看電影。喜歡的電影明星是基奴李維。偏愛白皮膚、大眼睛、長頭髮的女生。有過兩段戀情。她還知道一件永璇最不為人知的秘密,就是永璇有遺傳性的憂鬱症,已服藥兩年多的時間。

        其實永璇一直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祕密好隱瞞,所以一滴淚問到永璇的私事時,永璇很少不回答。且或許也不用一滴淚問,永璇自己便會主動提。畢竟在他頹廢地去荒地抽菸喝酒的那半年,能深聊的對象就只有一滴淚一人。能聽他傾訴內心的哀傷與孤獨的人就這麼唯一一個,他也只好將自己生活上的大小事,全往一滴淚身上倒。

永璇曾問過一滴淚,為何要用「一滴淚」這個網名。一滴淚說她當時在想該取什麼網名時,剛好留下一滴淚,於是便取名叫「一滴淚」。至於為何會留下那滴淚,一滴淚說是因為過往的一段情。那段情裡發生了什麼?一滴淚說暫時不想提。

永璇在問一滴淚事情時,就常常向上述那樣中斷掉;但反過來換一滴淚問永璇時,多半都是暢行無阻,一路到底。這就是為何兩人對彼此的了解相差這麼多的原因了。

在永璇的印象當中,只記得一滴淚對一個問題回答得最詳細:為何大頭照要放梅花的圖片。一滴淚說,因為她期許自己像朵梅花。她說梅花不畏嚴寒,在冰天雪地裡仍能獨自綻放,她希望自己能像梅花那樣,有著一身傲骨,在殘酷的環境下仍堅強不屈。

聽完一滴淚這樣的回答後,永璇猜測一滴淚也跟他一樣,都是孤獨的。雖然一滴淚沒說,但他能夠從一滴淚的回話當中,嗅到孤獨的氣味。這樣的猜測並沒有實質根據,只不過是兩個磁場相似的人,對彼此的一種不知名的感應而已。

        在今晚的聊天中,永璇興奮地不停說著有關慧婷的事,他詳細地說明自己是如何巧遇慧婷,銳炎又是如何幫他要到慧婷的臉書,一說便說上一個多小時。一滴淚耐心地回應著永璇的每一句話,沒再與永璇鬥嘴,直到永璇把這事說得盡興了,才跟永璇互道晚安,結束了今晚的談話。

 

 

接連幾天,永璇不再去慧婷待的7-11買酒了。就連菸,也是一個禮拜只去買一次。菸酒雖少買,但去7-11的次數沒有減,一天至少會去個一次,不買菸酒的時候,便改買水或其他東西替代。

這是銳炎的主意。從永璇有慧婷的臉書之後,銳炎便成了永璇的愛情軍師,指導永璇該如何一步步與慧婷親近,才可與慧婷的關係,從顧客和員工,變成普通朋友,再從普通朋友,變成好朋友,接著再從好朋友,提升至曖昧的好朋友,最後再從曖昧的好朋友,順利發展成為一對戀人。

他認為永璇第一件該做的事,就是別讓慧婷知道他有喝酒的習慣。抽菸已經會讓形象受到很大的破損,如果慧婷還知道永璇常喝酒,那麼永璇在慧婷心目中的形象,便會從高學歷的研究生,變成低水準的菸酒生。永璇對銳炎說他見到慧婷的第一天,就已經跟她買一打啤酒了。銳炎說僅那一次無所謂,且那次慧婷應該會以為那一打啤酒,是永璇跟他一起分著喝的。實際情況是永璇喝了十一瓶,銳炎只喝一瓶。

永璇並非都沒戀愛的經驗,不過他仍乖乖地照著銳炎的話做。他與慧婷的互動狀況與聊天內容,也全都一五一十地向銳炎匯報。為了要跟銳炎商討情場上的戰略,他晚上也很少再往那片荒地跑了,而是跟銳炎到各個不同的地方聊天。那些地方都是銳炎帶他去的,包含設立巨大荷花池的公園、微風徐徐的海堤和十六層樓高的室外天台,還有其他好多好多地方。雖未必每個地方都鳥語花香、風月無邊,但能時常有個好友相伴,永璇已經感到很心滿意足了。再加上生活中又有個不錯的對象可以追求,這些轉變都讓永璇瞬間覺得生活豐富許多,使他不再像以前那樣鬱鬱寡歡、沉默寡言。此刻的永璇,可以說已暫時擺脫了憂鬱與孤獨的糾纏。

一晚,永璇與銳炎在外頭聊得比較晚些,準備回家時已經快接近十一點了。永璇獨自一人騎車回家時,經過慧婷待的7-11,看見慧婷在店門口徘徊,面帶憂容。

「這麼晚了,慧婷怎還沒回家?」永璇心裡納悶著。於是他騎到慧婷旁邊,詢問慧婷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機車拋錨了,發不動,回不了家。」慧婷苦著臉說著。

「怎不叫你家人來接你?」

「他們現在都還在夜市擺攤,抽不開身。」慧婷翻閱手機的電話簿,無奈地說:「且我的朋友也都無法來載我。」

「怎麼可能都找不到半個朋友來載你。」永璇不解地說。

慧婷笑了笑,輕聲地說:「因為我有在連絡的朋友其實沒幾個。」

「那你打算怎麼辦?」

「再想想其他辦法囉。」慧婷嘟著嘴,仰起頭思考著。

這時,一位男子從店門出來,並往慧婷這方向走了過來,然後背對著永璇,擋在了永璇與慧婷的中間。永璇打量著這名男子的背影,發現這名男子留著平頭,左耳掛著耳環,揹著PLAYBOY的包包,衣服跟褲子應該全是正韓貨,因為永璇平時也常買韓版的衣服,所以看得出來。

男子溫柔地對慧婷說:「慧婷,你怎麼了嗎?」

永璇覺得男子說話的語氣令人作嘔。

慧婷搖搖頭說:「沒事。」

男子懷疑地問:「沒事的話,怎麼會待到現在還沒回家?」

「因為……」慧婷遲疑了一下,撇過頭,避開男子的視線,用極細微的聲音說:「因為車拋錨了。」

「車拋錨了?那你要怎麼回家?」男子拉高音量,驚訝地問。

「不要緊。有朋友可以載我。」慧婷說。

永璇聽慧婷這麼一說,感到非常訝異。他心想剛才慧婷明明跟他說沒有朋友可以來載她,怎麼現在突然又說有了呢。

「朋友?男的還是女的?」男子的語氣突然嚴肅了起來。

慧婷沒有接話。

「怎麼不說話了?」永璇心裡想著。他從男子身後探頭出去,想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他看見慧婷抿著嘴,做出微笑,並不斷滑著手機,眼睛直盯著螢幕。見到慧婷這樣的表情與舉動,永璇知道慧婷大概是在掩飾心中的慌張或猶豫了。

永璇想幫慧婷解圍,卻不知如何幫,也不知到底該不該幫。從這名男子介入後,永璇覺得自己似乎就被隔離開了。他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沒有立場說任何話或做任何事。他好希望銳炎此刻能夠在這邊,教他如何處理現在這個情況。

在永璇絞盡腦汁,思考著該如何應對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敲碎了這片死寂的氣氛。

「是男的!」慧婷語氣堅定地對男子說道。男子聽到後,臉上的表情非常錯愕,當中還夾雜著些許的憤怒。

慧婷沒有理會男子的反應,直接繞到男子身後,走到永璇的機車旁,用食指在永璇的肩膀點了兩下,然後笑著對著男子說:「就他。」接著坐上永璇的機車的後座,頭湊到永璇的耳邊,輕聲地對永璇說:「走吧!直騎就好。」

永璇一聽,立即發動引擎,騎著機車慢慢離開男子。

男子快步追了上去,指著永璇,對慧婷說:「他是個酒鬼,妳還敢給他載?」

永璇回頭叫慧婷坐緊,然後狠狠地瞪了男子一眼,油門大力一催,直接加速往前衝。

「等等!妳沒戴安全帽阿!」男子對慧婷大喊著。

永璇什麼也不想管,只想帶著慧婷快點離開。他不顧男子的叫喊,載著慧婷開始奔馳,將男子狠狠地拋在後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泡泡魚 的頭像
泡泡魚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