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厭的書》

 

這陣子想稍微停筆一下。

 

開始寫作後,幾乎隨時都有靈感,隨時都有話要說,於是寫作的時間遠勝過閱讀的時間。但要增進寫作技巧,不看書是不行的。最近刻意止住寫作的慾望,把許多話留在心裡,乖乖拿起書來好好讀。讀的方式是五本書輪著看。鐵定有人好奇哪有這麼看書的。其實在還沒寫作前,我看書的方式也是一本看完才接下一本。可當看書幾乎是為了增進寫作能力後,看書時的注意力便放在寫作手法、敘述口吻、作者心境等方面。當關注的不全是書中的故事內容時,也就不容易對特定一本書著迷,多本書輪著看的方式也就自然形成了。

 

不過,總有個類型的書還是會讓我著迷:「佛經」。同一本書我不曾重複再看,但同一本佛經讀它千遍萬遍仍覺得不夠。這陣子到處讀了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後,發現還是只有佛經的內容會讓我眉頭深鎖,並想一直讀下去。鎖眉的原因是因為思緒與專注力的高度集中。佛經裡呈現的不是一個故事,而是一個世界。一個存在內心、浩瀚無邊的世界。佛經之所以看不厭,是因為根本就看不完。

 

我寫作,不外乎也是希望讀者能從我的文字當中,看到那樣的世界。

 

《盼知心》

 

友情的變化很奇妙。

 

原以為是一輩子的,斷得最為乾淨,是生是死都不得而知。

 

原以為是一陣子的,越走越近,有危難時最樂意伸出援手,有夢想時最真心予以支持。

 

想來好諷刺,好慚愧。

 

淡如水的友情,反倒走得最長遠,最真心。

 

所以我再也不敢評估友情的期限了,只珍惜跟每位朋友在一起的每一刻。

 

仍舊在盼個知心。

 

或許哪天我把好朋友這個角色扮演得夠好,我盼的那位朋友就會出現了。

 

《激昂的鼓勵》

 

這陣子又有不少人來誇讚我的文章,鼓勵我繼續寫下去。

 

甚至有人說:「寫得太好了,真想看看作者本人!」

 

誇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趕緊照照鏡子,看自己還像不像個人樣。

 

洪姐說她由衷地感覺我真的寫得很好,叫我加油,說我只要每天寫一篇發病的文章,一兩年後,一定能出書。

 

我得了五個精神病,覺得已經夠多了。但五個精神病應該也不夠我寫一兩年,看來我得再多得幾個精神病才行。

 

開始寫作的那一天,是去年的九月四號(2017),去年的那一天與最後一天,都有人給予激昂的鼓勵,真是有頭有尾,有始有終。

 

老天爺待我不薄。知道我是個容易沒自信的人,所以總讓不少人給予我鼓勵,使我能在寫作這條路上更堅定。

 

有讀者說台灣人過得太幸福,目前只愛看短篇的腥羶色文章,所以像我這類需要思考及慢慢咀嚼的文章,需要較長的時間去累積讀者群,叫我一定要撐住!

 

為了在台灣過得不幸福的人們,我會努力撐住的!

 

《真正的自由》

 

第一次在網路上發文被砲轟.....

 

有人說我在發情,找洩慾對象。

 

有人叫我別出來害別人的女兒。

 

有人罵我啃老、媽寶、妻寶!

 

有人嗆我有本事就把自己寫的文章貼出來讓大家評比一下。

 

那篇文底下的留言超過三百多則。

 

諸多辱罵,排山倒海,數之不盡。

 

那篇文是發在一個寫作社團,內容是:如果只需顧及自己的娛樂開銷,其他錢的問題有家庭經濟做後盾,可以養你到死為止,但你沒存款,沒正職工作,未來甚至得遇個肯養你、不在乎你個人的經濟條件的另一半才可能有辦法結婚,請問大家(尤其是男生)是否會找個兼差的工作,其餘時間都專心從事寫作?

 

我迷惘寫作這條路的價值,於是我將自己部分的現實情況說出來,想看看是否有人會跟我一樣迷惘,是否有人可以不顧世俗眼光,堅持寫作這條路。

 

結果,引來眾怒。

 

我不太清楚是哪兒出問題了。

 

但我的原意確確實實被扭曲了!

 

也有其他人理解我的問題的原意,但與那些砲轟我的人相比,比例大概是二比八。

 

我不認為我的問題有去汙辱到任何人,但我遭受到相當多的人身攻擊。

 

在此不評斷是非對錯,只想表達網路世界的可怕。

 

當言論自由擴展到可以不用為自己說的話負責時,再難聽的話都能說得出口。

 

我認為人們的自我約束,不該是出於法律或社會壓力,而是出於自身的品德。

 

只有這樣,才能夠享受到真正的自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泡泡魚 的頭像
泡泡魚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