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圖:網路  文:泡泡魚

 

在老朋友安慰我的那天晚上,他跟我說了一個法則,希望能藉此增加我對抗病魔的信心。

 

「只要你真心相信你的願望一定會成真,宇宙自會接收到我們的訊息,幫助你達成願望。」

 

他說這法則出自於一本叫「秘密」的書,在國外很有名。他舉了些案例來證明這論點是正確的。他說曾經有個小男孩很想要一台腳踏車,於是他就每天一直看著某張腳踏車的照片,想著他一定會得到一台腳踏車。後來有天他的祖父送了他一個禮物,而那禮物正是一台腳踏車,且樣式還跟那照片裡的腳踏車完全吻合。另一個例子是一名男子希望能夠交到個女友。因為他堅信他的願望會成真,於是事先做好準備,將單人床換成雙人床,家裡的沙發也換成雙人座,所有的個人用品全再多加一副。在他完成一切的準備後,突然就認識一名女子,且與該名女子順利交往。

 

老朋友說如果我相信自己的病一定能夠好起來,根據「秘密」的法則,我相信的事最後必然能成真。老朋友相信秘密的法則,所以他說他會堅信我的病一定能夠好起來,希望我也別有所懷疑。

 

結束與老朋友的交談,那晚我安然入睡。隔天一早醒來,我第一件事就是先確認我受損的五感恢復了沒。到了陽台,深吸一口氣,看看庭院的風景,聽聽鳥鳴聲,我發覺我仍被恐慌症的後遺症給囚禁住。無奈之下,我試了秘密的法則,向宇宙吶喊我的五感一定能夠恢復,然後帶著半信半疑的心情,離開了家,陪同我媽一起去她所經營的服飾店。

 

到店裡時,除了受損的五感,我的身體並沒有感覺到太大的不適,不過情緒依舊低落。我默默地吃著早餐,食不知味,我媽則坐在辦公椅上念誦經文。我吃完早餐後,便翻閱著報紙,想藉此轉移一下注意力,使心情不要一直處在鬱悶的狀態。讀了幾個字後,我的心臟突然加速起來。起初我不以為意,繼續讀著報紙,但後來感覺似乎有點不太對勁。我發現我的心臟仍在持續狂跳,且越跳越猛烈,好像誰惹它不開心似的,使它大發雷霆,憤怒不已,最後甚至像發了瘋似的,暴躁地張牙舞爪、橫衝直撞!

 

我漸漸慌亂起來,手腳忍不住開始顫抖。我低下頭,握緊拳頭,試著讓自己保持冷靜,好去思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無解。

 

找不到原因使我坐立不安,心亂如麻。冷汗從我的髮間低落,手汗也不停地冒出。這些症狀稍微與恐慌症類似,差別在於我並未感到恐懼,死亡感沒有降臨,我也沒有呼吸急促、天旋地轉或全身無力。我感受到的主要情緒是焦躁,但我並不清楚自己為何焦躁。我的心臟仍在發著脾氣,我試著找些事情做,看能不能使它消消氣,可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我將情況告訴正在唸經的我媽,問她該怎麼辦。我媽聽了之後似乎有點不耐煩,只淡淡地回了我一句:「去唸經吧!」

 

那時候的我對「唸經」這個詞完全沒什麼好印象。聽完我媽的回答後,我毅然決然地離開店裡,返回家中,嘗試了我自己想出的破解之道──看韓劇。

 

我只記得那部韓劇是搞穿越的,其他幾乎全忘了。不是劇情太爛,是我根本無法專注,所以即便劇中的情節如何高潮迭起,也無法使我入戲。我看沒多久,便躺到了床上,想要歇息一下。在迷濛的意識中,我感覺我的床像是觸礁的鐵達尼號,滔天巨浪正兇猛地推擠著船底,使船身上下來回地擺動,灌入的海水也衝破了各個船艙,使船身左右搖晃的力道不斷加劇。我慌亂地逃竄,想找一個能暫時保命的地方,但逃難者的慘叫聲與海浪的怒吼聲已佔據了所有的空間。隨著一波又一波狂暴的浪潮,船身的傾斜度越來越大,在船隻垂直於海平面,整個筆直墜入大海的那一刻,我猛然地醒了過來!

 

真是一場可怕的噩夢。在五感受損,心又不得安寧的情況下,什麼事都做不了,就連睡個覺也差點溺斃。到底為何會如此?在完全摸不著頭緒的同時,我隱約地察覺到心跳的速率又開始驟增。為避免發生任何超出我身體能負荷的症狀,我趁自己還有力氣與意識時,立馬從家中趕往店裡。那兒至少還有我媽在,若真發生類似恐慌症的症狀,使我整個人癱軟在地,無法求救的話,至少還有人能扛我去急診室。

 

我媽看我一臉慌張地跑回店裡,問我怎麼不乖乖待在家裡休息。我告訴她我現在什麼事都做不了。話一說完,我就覺得我的心臟快要沿著我的喉嚨跳出來了。我坐到椅子上,攤開右掌,輕按住左胸,想以此減緩心臟的跳動。自從我得了恐慌症之後,每當心臟在劇烈跳動時,我就習慣做這個動作,幾乎已成為一種慣性。雖明知這麼做只是徒勞,但還是會想以此方式安慰自己,給自己一些安全感。這次的結果同樣沒帶來什麼意外的驚喜,按壓的動作不僅沒能減緩心臟的跳動,反而使它更發猖狂。但即便如此,我仍不敢放下按壓心臟的右手。因為心臟的跳動實在過於激烈,我空著的左手不禁慢慢地握緊。我最後所呈現的姿勢,是弓著背,右手摸心,左手握拳,雙臂緊貼著身,雙腳蜷曲併攏。這姿勢從遠處看,像極了一隻蝦子,且是一隻剛被釣上鉤,拚命垂死掙扎的蝦子,所以整個頭、鰓、尾、鬚,全身從上到下每個部位,都瘋狂地抖動著。沾濕蝦子身體的水也因抖動的關係而四處飛濺,畫面如同我身上的冷汗因顫抖而不停地灑落。

 

這是我在焦慮症發作時會有的現象:心跳加速、顫抖、冒冷汗,會莫名地緊張擔憂及無法專心。焦慮症的症狀沒有恐慌症來得劇烈,但持續時間很久。那次的焦慮症發作了整整三天。那三天裡,我什麼事也無法做,只能用蝦子的姿勢一直坐在椅子上,任心臟直跳,任身體直抖,任冷汗直流。我時不時地想掛急診,但又認為程度沒到那麼嚴重,所以還是一直乖乖在家忍著,當隻垂死掙扎的蝦子,並不斷地使用秘密的法則,向宇宙大飆三字經。

 

到了第四天,我去參加了奶奶的喪禮。不知是不是奶奶有保佑,那一整天下來,焦慮症都沒有發作。我和家族的兄弟姊妹們圍在一桌給奶奶摺蓮花時,大姑姑的兩位女兒問了我的狀況。我在敘述的同時,特別感覺到了大表姊對我真誠的關心。我跟她並不是那麼熟識,卻在她身上感受到最多的溫暖,覺得挺奇妙的。或許,若你心中有愛,並真心想去關懷一個人,那麼就算不是那麼了解對方也無妨。

 

那天大姑丈確認我的精神狀況出問題不是因為吸毒後,建議我媽先帶我去一般的精神科診所給醫生診治。我上網查了查,找到一間不僅離家近,醫生的專業背景也頗豐富的精神科診所。隔天晚上,我媽便陪同我一起去了那家診所。

 

進到診所裡,我看到了一個很大的魚缸。我不瞭解擺放魚缸的用意何在,但魚缸裡的造景讓人看了心情還蠻愉悅的。診所裡撥放的輕音樂,讓氣氛更顯寧靜,我跟我媽七嘴八舌討論如何填寫初診表的聲音被因此擴得極為大聲。

 

醫生人挺和善的。他說我最根本的病症是恐慌症,並向我解釋我之所以會得恐慌症的主因在於「矛盾」。對於同樣的宗教內容,正常人看了會有兩種情況:不屑一顧或深信不疑。以開車來比喻的話,不屑一顧的人是直踩剎車,絲毫不理會內容裡的一字半句;深信不疑的人則是直踩油門,完全接受內容裡所說的任何一切。而矛盾的我,就是不知該踩剎車,還是該踩油門。在這種無所適從的情況下,恐慌症便產生了。如何解決?吃藥。因為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再承受我混亂的思維了。吃藥能使我心情穩定,並加快我的五感恢復的速度。那我混亂的思維怎麼辦?醫生說要抓出思想上的毛病,猶如大海撈針,一時半刻是解決不了的。因此,還是先吃藥,等身體恢復元氣後,再去考慮如何解決混亂的思維。

 

桃紅色圓形的藥丸,直徑大概三毫米,三餐飯後加睡前各一顆,醫生是這麼囑咐的。那天晚上,我準備要吃藥時,看著這顆不起眼的小藥丸,心中出現了疑慮。恐慌症發作時那種昏天黑地、瀕臨死亡的真實感,還有近一個禮拜五感受損、不在人世的失真感,再加上連續三天半人半蝦、膽戰心驚的不安感,這些種種讓人身心飽受煎熬的苦楚,單靠一顆簡單的小藥丸就得以消除?雖有疑慮,但我想這顆小藥丸不管怎麼樣都比什麼秘密的法則或唸經來得可靠些。於是,我不再多想,將小藥丸置於舌尖,配上一大口水,閉上雙眼,將乘載著我渺小希望的小藥丸一鼓作氣地吞入肚中,最後再心灰意冷的祈禱它能在我的體內有一番作為。

 

沒想到,約莫半個小時後,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泡泡魚 的頭像
泡泡魚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