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為了應景,想說來發一篇有關中秋節的文章。

 想了三秒...腦袋一片空白!

 到底中秋節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以往的中秋節又是怎麼過的?我完全沒想法。然而,以作家為志向的我,對於如此生活化的主題,再怎麼樣也得想辦法擠出幾個字來吧? 於是乎,我請出了世界上最強大的Google大神,問了一下有關中秋節的資訊。查詢當中發現了一件蠻有趣的事,就是有關嫦娥奔月的故事。這故事是我幼稚園的時候讀的,到現在忘得也差不多了,印象中嫦娥會飛到月球是偷吃仙丹所導致的,實屬罪有應得!所以為什麼亂指月亮會被割耳朵?因為嫦娥壞壞!自己活該飛到月球去,卻又不准底下的人對她指指點點的。但Google大神所提供出來的故事卻並非如此。雖然故事的版本有很多種,不過內容幾乎都是說嫦娥的好。

 最先搜尋到的版本,竟是描述說后羿是個暴君,而嫦娥為了避免百姓受苦,故意吃了后羿求到的長生不老藥,避免后羿成為一個不死的皇帝,使百姓永不見天日。不過這樣也好,因為我從小就特別喜歡月亮,但由於認為月亮裡頭住了個壞心眼的女魔頭,所以每次帶著寂寞的思緒觀月時,對於月兒的美,總多了幾分疑慮。現在Google大神讓我對嫦娥的印象整個大翻轉,之後我可以放膽地端詳月亮的嬌柔與美豔,不用再有所顧忌了!

 雖然......我還是不敢用手去指月亮就是了。

 我媽說以往的中秋,所有親戚們都會回奶奶家團圓,一起烤肉。就算親戚們沒回奶奶家,爸爸也會開車載我們一家三口出去吃好料的!而如今爸爸不在了,奶奶也走了,往後的中秋節,就剩我們母子倆過了。乍聽之下,象徵團圓的中秋節,似乎更凸顯出我們家破人亡的慘況!說笑而已,好好一個普天同慶的節日,還是說些闔家歡樂的鬼話比較適切。

 今年的中秋,我跟我媽一家兩口「齊聚一堂」,一同去一家素食店用餐。原以為這天大家都會聚在家忙烤肉,沒想到來素食店的人依舊川流不息,著實讓我有些訝異。難道...現代人吃肉吃膩了?

 吃完這平淡的一餐,平淡的回了家,坐在沙發上平淡的滑著手機,原以為便要就此結束這平淡的一天。沒想到,就在這如此平淡的氛圍當中,突然爆發了一件......平淡的事情。

 我媽固定在去的一間寺廟的住持,突然要養一隻流浪貓,但什麼器具也沒有,也不知如何安撫那隻小貓,於是打電話來問我們家能否借個貓籠。我跟我媽便帶著貓籠開車去了那寺廟,我媽沒事還帶著我們家的狗過去,結果一進寺廟,那隻小貓看到我們家的狗,馬上嚇得跳到書櫃的頂層。我媽傻傻的跑過去抱住那隻小貓,自以為我們家也有養貓,身上有貓味,所以小貓不會害怕。還好那隻小貓還算溫馴,但在我媽的懷裡仍不斷發出低沉的警告聲,我媽很識相地立刻將她關入貓籠裡。在這要跟大家呼籲一下,貓咪多半是很膽小的,若把他們逼急了,他們是會抓狂的!若一見到貓咪就想去抱他們,下場通常不會太好,像我媽那樣的舉動,若面對到的是我們家養的貓,早被抓得面目全非。

 因為是要長期養在寺廟,那住持希望能用個大點的籠子去關那小貓,而我們帶去的貓籠是攜帶型的,空間太小,所以我媽又回去把我們家的狗籠給搬過來。在我媽離開的這段時間,我便留在寺廟安撫那隻小貓,我先慢慢將手伸入貓籠,讓那隻小貓看見我的手,之後再慢慢把手往那小貓面前靠,讓那小貓去聞我手指的味道,過段時間後,再慢慢用食指摸摸那小貓的小腳,見她不反抗後,再去摸摸她的頭,接著去搔搔她的下巴,當她開始覺得舒服後,再慢慢用食指與中指去撫摸她的背,最後撐開手掌將她捧住,把她慢慢帶出籠外,放到我懷裡。

 那隻小貓很快就與我親近,在我懷裡鑽呀鑽的,但我擔心會嚇著她,所以仍不敢太去碰觸她,只單以一個手掌托住她的胸口,避免她亂跑。小貓扭來扭去,自知無法逃出我的手掌心後,很快地放棄了掙扎,趴在我的大腿上,半瞇的雙眼,這時我才伸出另外一隻手,來回輕撫著她的頭,小貓身子逐漸放軟,將全身的重量垂落在我腿上,蜷曲著身,後腳翹到半天高,把頭塞入她自己的懷中,以這驚人的瑜珈姿勢,伴著呼嚕嚕的微弱聲響,逕自沉沉地睡去。

 直到這時,我才終於有機會跟那寺裡的住持好好聊兩句。我一直很喜歡那位住持,她為人很親切,即便與我不常接觸,卻相當了解我的個性,在這世上,我想她是目前最了解我的人,所以就算修持佛法的方式與我不同,我仍很想與她談論佛法,或說些日常的瑣事,只可惜她非常繁忙,很少有機會與我對談,而我也很隨緣了,我發現目前生活中那些讓我特別想跟他們說話的人,每分每秒都不得閒,要他們抽個五分鐘的時間與我聊個天,難如登天!不過也因此,我才感受到能與喜歡的人閒話家常,是多麼令人幸福的一件事!能與那些人見個面,都猶如久別重逢;能聽他們說句話,就算只是平淡無奇的問候,也似離鄉多年,又聽到老母親的絮叨般,既熟悉又陌生,令人回味無窮。

 團圓的感覺,不也就近似於此嗎?

 對我來說,血緣上僅剩的家人就只有我的母親;非血緣上的家人,就是我與母親共養的一狗一貓,各名為「不離」與「小樂」。經歷過父親的自殺,生命的聚散與無常,早已深植我心,故家人的重要性對我來說,更是不言而喻。因此,即使我天性喜歡獨自生活,至今仍住在家中,雖然這樣便感受不到重聚的喜悅感,但能夠天天與家人相處,也就天天都能得到一點小小的喜樂,可以天天與我母親一起照顧貓狗,或許比以往那一年一度全家族的中秋大團圓,來得更為圓滿。

  不過今年的中秋,倒也帶給了我團圓的滋味。那隻流浪的小貓,名為「月下紅」,剛好挑中今年的中秋,帶著應景的名字,讓我有機會與寺裡終年忙碌的住持小聊一番。對我來說,這樣的相聚,也同樣滿足我對團圓的渴求。

  在我媽把狗籠帶到寺廟後,眾人圍著月下紅,你一言我一語,七手八腳的開始為她佈置新家。因為我媽仍舊把不離帶過來,所以月下紅在籠中依然飽受驚恐。大功告成後,我與我媽趕緊帶著自家的狗離開,讓疲倦的月下紅在入住新家後,能夠一夜好眠。

  在坐車回家的路上,不知是否是在安撫月下紅時用了太多的氣力,睡意不停地湧上。我抱著不離,癱坐在車椅上,閉上雙眼。不離以柔軟的身軀,溫熱的體溫,給予助眠,帶我飄進了團圓的美夢,為這平淡的中秋夜,畫上一個圓滿的句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