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負能量》

關於我的精神病的故事內容,有那麼一些人,覺得充滿了負能量。

尤其是針對「我是殺害我父親的幫凶(https://goo.gl/B7UWue)」那篇文章。

那篇文章點閱率至今已破兩千五,所以我知道評價會很兩極。

接續下去的故事,帶來的情緒也多是沉重的。

主觀意識強一點的人,問我怎麼到現在還走不出來?說我不能一直陷入過去的陰霾!叫我要堅強起來!

明明是以正向的心態在寫故事,雖然情節目前處於低潮,但我以為這並不會散發出負能量。

或許,心境不同,對事物的感知也就不同。

媽媽要我不要受影響,寫我想寫的就好。

 

 

對於那些認為我的故事充滿負能量的人,我只能說,我無愧於心。

希望有一天,他們能夠從我的文字背後,察覺到那纖柔溫暖的愛。

 

 

《慈悲的力量還是不夠》

昨晚不小心又殺生了!

要說現在發生什麼事讓我覺得最倒楣,我會覺得是看到家中的蟑螂。

因為我始終還是想不出該如何將那小生命送出家門外。

昨晚看到的蟑螂是小隻的,我望著牠許久,索盡枯腸,仍舊不知如何讓牠在不死的情況下,離開我家。

最後,決定用吸塵器將牠吸入管中,再將管口封住,把吸塵器拿出家外,把牠從管口倒出,讓牠自行離開。

 

 

可惜,大概是吸力太強的關係吧......牠最後是被螞蟻大軍抬走的。

 

 

《希臘神話》

現在不太喜歡對人好奇。

對於女人,尤其如此。

目前對兩個人最為好奇,最盼能一見,但那兩個人,是男是女並不太重要。

因為那兩個人,都是死人。

一明一暗,卻同等溫暖我心。

 

 

最近同樣透過臉書邀約人來粉絲頁按讚,一名女子回應了我:

「我去(你的粉絲頁)了,第一時間就去了,很感動,我會再去詳看的,別忘了,我會一直支持你,祝福你,為你加油的。」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回她說,我快哭了!

「別哭啊,我會一直一直支持與祝福你!」她說。

她告訴我,她會用某種方式,讓我明白為何她會這般支持我。

我不敢對那女子抱有任何幻想。

經驗告訴我,幻滅機率高過喜馬拉雅山脈上的聖母峰。

我試著去理性分析她到底是誰,是否是我認識的人,會花多少心思支持我。

直覺告訴我,想這些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一直不喜歡跟經驗與直覺打交道,但想事時又覺得它們最可靠。

 

 

不知那名女子何時會發現,她被我寫入文章當中了。

我想多跟她說幾句心裡話。

但又不想打破那好不容易編織而成的希臘神話。

我對她的迷惘,正刻劃著她最美麗的模樣。

 

《再不吃水果會死》

我媽很愛吃水果。

而我要嘛不愛吃,要嘛懶得吃。

所以我媽常常因為我沒吃水果而對我嘮叨,說:「那水果貴得要命,都幫你切好好的了,放到快爛了你還不吃!家裡水果幾乎都我在吃,你早晚全身壞光光!」

 

 

最近,我發現我媽唸我的台詞換了!

因為我媽越來越寵不離這隻「貪吃狗」,現在每天除了基本的飼料外,還奉上各式各樣的餅乾、點心、水煮蘿蔔與青菜,再配上水果。

現在我媽因為我沒吃水果而唸我時,台詞改成:「家裡水果幾乎都『不離』在吃,你早晚全身壞光光!」

那隻貪吃狗把自己的屎都吃了,連小樂(我家的貓)的屎也不放過,區區吃個水果,他會當回事嗎?

父母總愛比較,可我不知會有被狗給比下去的一天......

看著不離一臉陶醉,把蘋果咬得清脆,彷彿在享受人間美味,我也不由地感到慚愧。

 

 

《幸福感》

在寫近兩篇文章時,當設計完某些段落,或某些句子後,會有種「幸福感」。

那幸福感,並不是來自靈光乍現的雀躍不已,也不是來自文筆日進的沾沾自喜,都不是。

那幸福感,我也不太會描述,因為它來得很莫名,但感受起來卻相當鮮明。具體一點來說的話,大概是經由文字注入的一股暖流。

至於這股暖流從何而來,目前只想到三個原因。

最簡單直接的,就是我這陣子看了不少書,所以在寫文章時,無意間模仿了某個作家的筆法,達到一定的寫作效果,因而得到了那幸福感。

但這可能性較低,因為回顧了看書時寫下的筆記,並未察覺出是借用了誰的影子,而筆記裡寫下的滿滿之前不懂的成語與詞句,也沒在文章當中運用到半個。若幸福感出自這原因,應當能從筆記內容裡明確找出,不會來得如此莫明。

第二個原因稍微荒謬些,不過也相對地提高其可能性,那就是菩薩顯靈!

我媽說她每個禮拜去寺廟時,都會像佛母祈求,希望祂讓我寫作順利,能夠文思泉湧,下筆如神!所以關於那幸福感,我媽認為是佛菩薩的加持。若要說那幸福感是菩薩賜予我在寫作上的鼓勵,雖無法證實,但跟上一個原因相比,我認為更為貼切與合理,畢竟那幸福感來得莫名,且似乎是自己送上門來的。

最後一個原因較符合世俗上的邏輯,就是以「三趣」來衡量寫作這件事,將之劃分為愛好的三種境界。從想去做的「興趣」,到做的過程中產生的「樂趣」,至最終因獲得成就感,而得以盡心去做的「志趣」。目前我或許是走到第二個階段,所以那幸福感來自於寫作帶來的樂趣,我想這推論是比較不具爭議的。

 

 

好奇歸好奇,我想應該也不須執意去追究那幸福感形成的原因。反正在寫作的當下,它就有可能會莫名地產出,借由文字做成的針筒,注射進我的體內,在血液當中發揮其蘊藏的熱能,自然地形成一股暖流,湧入我的心房。只要那幸福感能使我對寫作的熱情持續升溫,它從何而來,或許並不是那麼重要了。

 

=曲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