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飄到他們倆身邊一看,我那好友滿面愁容,我老婆的表情則是充滿怒氣。

 

我好友對我老婆說:「不行…這樣對不起你先生。」說完他將頭低下,眼神哀傷。

 

「不然我們該怎麼辦?」我老婆朝他吼著,原有的柔美氣息,頓時褪去了一大半。她氣憤地跺了一腳,然後轉身背對著我好友極快地走了三四步。她身上披著一件長罩衫,將身體整個包裹住,罩衫隨著她快速的步伐飄舞了起來。

 

我好友抱住頭,慢慢地跪倒在地上,用極細微的聲音說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看起來很無助,很無奈,很無力。

 

我老婆長嘆了一口氣,仰頭看著黑壓壓的夜空,又將頭低下,凝視著空無一物的荒地,她看起來同樣很無助,很無奈,很無力。她眼裡表露出來的哀傷,是我從不曾見過的。

 

他們倆沉默不語。山林間的寒風蕭蕭,讓人聽得刺耳,冷得刺骨。這風,把這片空地的荒蕪,吹得更加顯著。風越刮越大,我感覺那三面高聳的石牆被吹得在搖晃,那兩顆巨大的岩石也被吹得在移位,可是那兩人卻像紮了深根的樹一樣停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我好友保持著跪姿,我老婆則站直著身子,他們就像石像般,全身僵硬,看起來毫無生命力。他們兩人既然有這麼大的力氣來抵擋這陣陣強風,為何表露出來的樣子是這樣的無力?我注視著他們的雙眼,這才發現他們的身子雖然屹立不搖,但他們的靈魂卻早已被風吹得一乾二淨、蕩然無存。

 

「我不管了,今晚我就睡這。」我老婆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打破了這不知經過了幾世紀的寂靜。僵化的氣氛,這才逐漸消散了開來。話說完,她走向一塊大岩石,攀了上去。她站上岩石,脫掉了披在身上的長罩衫,接著躺平在石面上,把罩衫當棉被蓋住身體,安然地閉上雙眼。

 

我那跪地許久的好友,這時才終於起身,望向我那躺在石上的老婆,並緩緩地往那方向走去。他走到岩石旁,停下腳步,雙手握拳,將頭低落,看著自己的雙腳,嘆了很長的一口氣。他維持那樣的姿勢過了數分後,突然地猛抽了一口氣,鬆開握拳的雙手,抓住蓋在我老婆身上的長罩衫,大力地向上掀開,趴到了我老婆身上,朝她的嘴親吻了下去。

 

我老婆的雙眼仍緊閉著,但她很自然地回吻了我那好友,雙手環繞住我好友的脖子。他們就這樣開始纏綿了起來,動作相當地激烈。雙方似乎都非常渴求對方的身體一般,不停地交互相擁、摩擦,片刻也不願停歇。

 

一股熊熊的烈火在我心中燃燒了起來。

 

我被背叛了!同時被兩個人背叛了!一個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一個是我最珍愛的老婆。為什麼?我待他們如此的好,他們怎可背著我做這種苟且的事?他們怎可以如此對我?

 

我一股腦地衝向我好友身上,架著他的雙手,想把他拽開。我連續拽了三四次,但怎麼樣都拽不開。我感受得到他們身上那炙熱的體溫,但我碰不著他們。我一出力想拉我好友的雙臂,卻只會有兩陣微風吹過,完全勾不著他的手。此時,我才想起我只是個虛無的靈體,當然碰不到任何東西。我一時氣憤,把這事都給忘了。

 

我飄離他們倆,到了石旁,默默地看著他們。最後,我閉上了雙眼,微微地嘆了口氣。

 

罷了!

 

我望著天,向上飄去。我回想起剛才他們交纏的身體發出的體溫。在這冷得要命的山區,只有部分身體蓋著罩衫的他們,為何體溫還能如此炙熱?難道......是因為「愛」嗎?這是我唯一感受到的答案。

 

當我想到是因為愛時,我不再那麼憤怒了。

 

我認為帶著愛的背叛是必須原諒的。

 

他們最初的無助、無奈、無力,到最終的無法自拔,都是因為愛。他們愛我,所以並不想背叛我。但他們彼此又相愛得太深,情感上不斷地拉扯,導致他們產生了種種複雜的感受。若不是透過靈魂離體來窺視到今晚發生的一切,之後的某一天當我知道他們背叛我時,一定只有滿腔的怒火,而不會去注意到他們內心上的矛盾與糾結。

 

他們也是愛得很折磨,並沒有比我更好受。既然如此,如果我一個人的犧牲,能夠成就兩個我所愛的人的幸福,應該是值得的。


就放手與成全吧,我不願再多想了!我繼續向上飄去,直到整個靈體消散在無盡的夜空中。

 

此時,我醒過來了!

 

泡泡魚我醒過來了!

 

這一整個故事其實是一場夢境。從故事開頭那「老舊的電視機」出現開始,就已經進入夢境的描述了!希望各位讀者沒有看得「霧煞煞」。

 

從小到大,我做過很多夢,也記得很多夢。印象清晰的夢隨便數數都有十來個,只是從沒人想聽我夢見什麼而已。

 

夢雖然虛無飄渺,但又何嘗不是一種體會?很多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想見卻見不到的人,若能在夢中做到那件事、遇見那個人,就算只是空歡喜一場,誰又會真的不樂意呢?

 

當然,夢也不是都那麼美好,像我就是做惡夢居多,還曾經在夢中精神病發作過,好險夢醒後發病的感覺就沒了。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很期待每一次的夢境,主要原因是我在夢中多次見到現實生活中我不可能見到的人,有明星、有已故的人、有無法再連絡的好友。對我來說,能在夢中見到無法相見之人,也是一種難得的緣份。

 

很多時候夢也能帶給人啟發!像這次描述的這個夢境,就讓我想起這陣子認識的一些在感情裡曾遭背叛的人。每一個無不是忿忿不平,心中充滿怨恨。對我來說,這世間沒有放不下的仇恨,不管是殺父殺母還是殺子之仇都是可被原諒的,也有真實案例證明有人是能將此般深仇大恨放下的。我很清楚仇恨是該捨棄的東西,任何的仇恨都是,但我還不知如何告訴他人其中的道理。當我試著勸告在感情裡曾遭背叛的人放下心中的仇恨時,每個都會咬牙切齒的說我根本無法理解對方是多麼的「惡質」。每個人的經歷都有所不同,我確實是無法理解其他人的感受。我只知道帶著仇恨的日子很難過得快樂,報了仇之後的日子也只會更糟。仇恨,也始終都是要放下的。

 

透過這夢境,或許能讓一些人了解到不只是被背叛的人不好受,去背叛別人的人也同樣會難受。就算有例外的案例,放過別人,也才能放過自己。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背叛,都是必須被原諒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泡泡魚 的頭像
泡泡魚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