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大家認為怎樣算是一個堅強的人呢?

 

 

不輕易落淚?什麼苦都往自己心裡吞?永遠獨立自主,不依靠任何人?

 

 

單看這幾句的描述,我想不少人都感覺得到真正的堅強也許不該是這樣。但在現實生活裡,我看到被大家所認為堅強的人,卻多半是如此。

 

 

前面的文章有提到,其實越是堅強的人,理論上來講越容易得憂鬱症。不服輸、自尊心強、追求完美的人,多半是被認為堅強的人會有的特質。而這些特質,在醫學上來講,應該是容易罹患憂鬱症的高危險群。

 

 

今天如果你得知一件事:要是想做個堅強的人,可能會導致你罹患憂鬱症。試問,你還願不願去成為人們口中所謂「堅強」的人?

 

 

在我爸自殺後,其實我從來沒讓什麼人看到我為我爸的死而哭。

 

 

我內心其實很想讓人知道,我到底哭得有多慘!可我顯露出來的樣子,卻是完全相反,讓人可能一度以為,我很「堅強」!

 

 

最常待在我身邊的人,是我的母親。但即便是她,也只看到我為我爸的死而哭過一次而已!那次,是法官準備對我爸的屍體驗屍的時候,也就是我爸自殺後被警察找到的當天。在前文有提到,那天我已經先在房間哭到快死去活來了!但出了房門,我就沒再流過半滴淚。一直到那天的下午,我跟我媽來到殯儀館一起看著法官要驗屍時,我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我很努力地想控制住身體的抖動,但就是停不下來。最後,受不了,我......哭了!

 

 

媽媽拉著我的手走出去,對著我說:「哭吧!你今天都還沒哭過的。」

 

 

還沒哭過......?

 

 

「馬的,瞎了眼!沒看到我眼睛是腫的嗎?!」我在心裡憤怒地回嘴。我抽開我媽的手,走去了化妝間洗臉,再次又恢復了鎮定。從此,我媽沒再看到我為我爸的死而哭。

 

 

回想我爸自殺的那天, 其實我內心很不平衡!從一到案發現場就開始不平衡!

 

 

為何所有親友都跑去安慰我媽,而我一個人站在我爸的車外,卻沒人要來理我?

 

 

啊!我懂了!因為我沒像我媽那樣坐在地上抱頭痛哭。」當時的我這麼對自己說。

 

 

那麼,為何警察伯伯完全沒考慮到家屬的心情,搬運完屍體後,馬上就叫我到警察局做筆錄?

 

 

「人家警察伯伯很忙的嘛!且他們不知處理過多少次這種類似案件,早就麻木了。當時的我這麼對自己說。

 

 

我爸自殺過後幾天,我媽在跟朋友描述她到事發地點的情況時,她說是對面戶那位平時跟我們很好的鄰居開車載她到我爸自殺的地方的。在去的一路上,我媽很不安地一直問說我爸到底怎麼樣了。那位鄰居一直安撫我媽,叫她在車上坐好,說去看到情況就知道了,然後就這樣一路護著我媽到我爸自殺的地方。

 

 

那我呢?

 

 

為何我是在睡夢中被電話聲驚醒,然後一接起電話就馬上被告知我爸自殺了,最後再像行屍走肉般騎著機車自己到案發現場?那鄰居以及那位打電話通知我的人都認識我,為何他們從頭到尾只護著我媽,對我卻沒半點關心?

 

 

反正我跟他們也沒很熟,算了!我在心裡默默對自己這樣說。

 

 

從我爸自殺那天開始,家中電話跟我媽的手機時常響個不停。很多人都打電話來慰問我媽的情況,安慰著我媽。而我的手機,從頭到尾完全像個啞巴。

沒半個朋友打電話過來關心我,身邊幾個常見面的好友也沒半個主動過來看看我。

 

 

大概是我平時做人太失敗,人緣太差吧!我在心裡默默對自己這樣說。

 

 

別人不來主動問我,我也不會主動去跟他人訴說心中的難過,因為我想讓人覺得我是個「堅強」的人!我照樣消遙自在過我的生活,我看得很開!我覺得我爸是因為得了憂鬱症而死的,並不是自殺死的。在那時的社會觀念中,自殺的人下場是很慘的!我想即便是現在的社會觀念也是如此。自殺的人會到地獄不斷受刑,永受折磨!會不斷重複自殺的過程,直到原本的陽壽該盡的那一天。種種對於自殺不好的說法數之不盡,不勝枚舉。我從小思想本就古怪,並不理會那些有關自殺後會怎樣的狗屁,但我媽就不同了!她當時對於我爸自殺這舉動非常看不開,不斷擔心我爸死後會遭受怎樣的災難。所以她不斷地唸經,也辦了不少法會想減輕我爸在自殺後的苦痛。那時的我媽,看著我一如既往地過生活,對我說:「爸爸生前不是對你很好嗎?怎麼你一點都不傷心?我沒辦法像你看得這麼開。」那時的我,答不出任何話。因為老實說,我根本不覺得自己看開了。我只是將我的記憶封鎖了!

 

 

以前曾聽說過一個理論:當人遇到極為傷痛的事之後,大腦會出現一種防衛機制,即大腦會自動封鎖住有關那件事的記憶,免得回想起後傷心過度而害了身子。那時的我覺得這理論應該是正確的。因為當時只要我一想到有關我爸的事時,我的腦海便會自動跳出一個畫面。那畫面,就是我爸的屍體躺在車上的模樣,它會打住所有有關我對我爸的記憶,讓我不再去想任何關於我爸的事情。其實,在我看到我爸的屍體躺在車上的那瞬間,我已在腦海中築起了一道牆,擋住通往能夠回憶我爸的道路,我也已在心中建起了一扇門,封住會對我爸產生情緒的路徑。我的狀態在外觀上,看似開闊無比;但在內部裡,卻是層層封鎖。

 

 

大家常聽說:治療情緒,時間是最好的療藥。但把情緒壓抑住,或放著不管,難道情緒就會隨著時間而漸漸消散嗎?

 

 

如果將情緒比喻做一顆氣球,當你用力地拍打它時,氣球會高高地彈起。當你再更用力,使出吃奶的力氣拍它時,氣球會整個爆裂。當氣球高高彈起時,就是你的情緒在反彈了!而當氣球整個爆裂時,就是你的情緒在革命了!這革命的名稱,叫做「精神病」。

 

 

我的情緒開始在反彈時,我沒能注意到。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反彈得很明顯。我僅僅只在我爸自殺的前一晚跟當天哭過而已,在這之後,我馬上過得逍遙自在,再也沒流過一滴淚。即便是在告別式上,親友們全哭成一團,我也只是微笑著。告別式那天,準備蓋棺時,從小就對我很好的堂哥,紅著雙眼對我說:「怎麼辦?以後都沒人陪你玩了喔......」我微笑著,沒說任何話,就只是微笑著。

 

 

在我爸走後那陣子,我最後一次因為我爸而哭,是在睡夢中。我爸自殺後,我曾多次在夢中遇見他。一開始的夢境,就單純只是平時跟我爸相處的情形。在夢裡頭,我很自然地跟我爸互動著。我都是在夢醒後,才想起我爸已經自殺了。經過多次類似這樣的狀況後,在某一天的下午,出現了一個夢境。那夢境我至今仍然忘不了。

 

 

在那次的夢境中,一開始也是正常地跟我爸互動著。同樣的,在那夢裡我並沒想到我爸早已自殺了。我夢見爸爸回到了家,坐在客廳跟我聊天,聊著聊著,我累了,於是把頭靠在爸爸的大腿上。爸爸摸著我的頭,對我說:「冠瑜,差不多囉!爸爸要走了!」聽到這句話時,我猛然地記起爸爸已經自殺的這個事實!我仍舊在夢境裡頭,但這一次,我知道爸爸早已死了!我之所以還能再見到爸爸,是因為我在夢中。於是,在那夢境裡頭,我抱著爸爸的大腿,痛哭了起來。我哭著喊說:「不行,爸爸!你不能走!你別想騙我!你這一走,就不會再回來了!」我在夢裡,把爸爸抱得緊緊的,爸爸身體的氣味,飄進了我的鼻子裡。那氣味,不是屍體腐爛的屍臭味。是抱著爸爸時,自然會從他身上聞到的味道。哭著哭著,我從那場夢境裡頭醒了過來。這猛然的一醒,使我還來不及回過神來。等我意識恢復時,我發現我已淚流不止,哭得泣不成聲。墊在我頭下的枕頭,也早已濕成了一片。

 

 

倔強的我,其實很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表現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尤其在我媽面前更是不可能。我當時只有在兩位好友面前,才敢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現出來。其中一個就是上一篇文章提到的那位女生朋友(上一篇文章網址連結:https://goo.gl/B7UWue),另一個則是打球認識的朋友。那朋友球技好,又會讀書,當時的我對那朋友不光是敬愛,還加上崇拜!我把他當自己的親哥哥一樣地在看待,甚至把他當神一樣地在膜拜!只有在這兩個朋友面前,我才敢哭泣,才敢討拍。但當時那位女生朋友住在遙遠的台北,遇不到人。唯一能常見面的,就剩那位打球認識的朋友,但他壓根沒當面關心過我。對於我爸的離世,他也不是都不關心,只是他的關心都是透過簡訊。或許他跟我一樣,很倔強又怕尷尬,所以不想在別人面前掉眼淚,也不想看到別人在他面前掉眼淚。因此,對於我爸的死亡帶來給我的傷痛,我也並非不想宣洩,只是我始終找不到出口。

 

 

從我這瘋子的角度看世界,並沒有所謂「堅強」的人。因為不管任何人,都一定會有脆弱的那一面。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越是想表現堅強的人,其實越是脆弱。有勇氣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現出來的人,反而才是越堅強的。不過那樣的人,卻普遍被視為懦弱。因此多數人都不願意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現出來。我想也不是不願意,而是沒勇氣。在整個社會環境的價值觀的逼迫下,使人沒那個勇氣。而一直沒勇氣表露自己脆弱的一面,到了最後,可能就是會得到憂鬱症。到那時,不管你有多麼的不願意,也無法控制自己不在他人面前掉眼淚。能控制得住,就不是病了!那時的你也許會非常後悔,感嘆當初自己為何要如此在意別人眼中的你是否堅強。在意到後來的結果,反而使自己脆弱得一塌糊塗!

 

 

勇於將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現出來吧!即便可能會被別人視為懦弱也不要怕,只要內心知道自己是堅強的就好。而若面對他人在你面前哭泣時,可以試著一點一滴擦乾他的淚水,並對他說:「你好堅強!想哭,就盡情地哭吧!」

 

 

最後,若有人問我是不是一個「堅強」的人,我會想這樣回答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溫柔理性的瘋狂世界

泡泡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